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散文精选

暮夏光年

时间:2020/12/22 15:24:22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1008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核心提示:夏之灵布谷之愿,心仅达暮夏时年。——题记午夜的钟声不时哒哒入耳,伴随着窗外的雨滴,实在无从入眠。皮肤被潮湿的空气包的水泄不通,沉闷的,有些心焦。坐起身来,努力地教自己平静,隆隆的,火车的汽笛声从远方传来,不得不说,我钟爱于这种声音,至少它临近自然...夏之灵布谷之愿...

  核心提示:夏之灵布谷之愿,心仅达暮夏时年。——题记 午夜的钟声不时哒哒入耳,伴随着窗外的雨滴,实在无从入眠。皮肤被潮湿的空气包的水泄不通,沉闷的,有些心焦。坐起身来,努力地教自己平静,隆隆的,火车的汽笛声从远方传来,不得不说,我钟爱于这种声音,至少它临近自然...
    夏之灵布谷之愿,心仅达暮夏时年。

    ——题记

    午夜的钟声不时哒哒入耳,伴随着窗外的雨滴,实在无从入眠。皮肤被潮湿的空气包的水泄不通,沉闷的,有些心焦。坐起身来,努力地教自己平静,隆隆的,火车的汽笛声从远方传来,不得不说,我钟爱于这种声音,至少它临近自然。

    昨日清晨,出奇的起得甚早,蓬头垢面的走到阳台,打量着这个平庸黑暗的世界,然,在如此混沌的日出之前,竟听到了如此清脆明亮的声音。

    布谷鸟。

    姥姥曾告诉过我,布谷是通灵性的一种动物,它是夏天的精灵,是秋收的报喜。姥姥曾是种谷之人,亦然,她对布谷也拥有着得天独厚的情感,难以分割的联系。

    盛夏光年,也唯有初晨才会让人倍感舒适。

    中午将至,楼下的小贩开始了巨额销售,仅使我明晰那冷饮中的成分,也依旧挡不住冰凉的诱惑。一如既往,白色的果饮,白色的吸管,白色的拖鞋,白色的睡衣,仿佛白色才应为盛夏的主人,也或许,是染色体的恶搞。

    我生性畏寒,所以炎热在我的内心深处,也只是淡淡的温暖,只是多了些浮躁,少了些锐气。

    五月天末,它以雨夜悄悄结束,下一次的五月何时开放,下一刻的青春如何祭奠。我不知晓,年少轻狂,我只愿画地为牢。


上一篇:我愿做个行者
下一篇:红颜如水色如天
相关评论

 

粤ICP备2020129628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