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人生哲理

流年

时间:2020/12/22 15:28:15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871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核心提示:三年蛰伏,三年沉淀。在经历了这漫长却又转瞬即逝的三年后,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着的这个大千世界,以及这个世界里渺小的我。三年前,我还是一个刚踏进青春期大门的懵懂少年,整天吊儿郎当无所事事。那时刚上初一,暑假里软磨硬泡地让老妈买了一双板鞋,没牌子,很普通的那种,可即使...

  核心提示:三年蛰伏,三年沉淀。在经历了这漫长却又转瞬即逝的三年后,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着的这个大千世界,以及这个世界里渺小的我。三年前,我还是一个刚踏进青春期大门的懵懂少年,整天吊儿郎当无所事事。那时刚上初一,暑假里软磨硬泡地让老妈买了一双板鞋,没牌子,很普通的那种,可即使是这样,也足够让我在学校里招摇过市...
    三年蛰伏,三年沉淀。在经历了这漫长却又转瞬即逝的三年后,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着的这个大千世界,以及这个世界里渺小的我。
 
    三年前,我还是一个刚踏进青春期大门的懵懂少年,整天吊儿郎当无所事事。那时刚上初一,暑假里软磨硬泡地让老妈买了一双板鞋,没牌子,很普通的那种,可即使是这样,也足够让我在学校里招摇过市好几个昼夜了。当时恨不得像螃蟹一样,横着走,整个人拽得东倒西歪,活生生像个痞子。明明学习还不错,却非要学人家“社会人士”扮酷。
    还记得,在教室里,我总习惯靠墙坐在座位上,翘着二郎腿,一只脚在空中来回乱颤,迫切希望得到别人——尤其是女生——的注意,青春期孩子那种渴望被异性关注的心情油然而生且愈演愈烈,整颗心在胸膛里活蹦乱跳,好像在说,看我呀,你快来看我呀。许多人从我面前走过,有男有女,高矮不一,但只有几个比较熟的人冲我笑笑,其他人直接无视我。靠,哥可是穿着新鞋呢,竟敢无视我?!后来的后来,我渐渐明白:即便你穿着崭新的阿迪耐克,也不会有半个人鸟你,更何况你穿的既不是阿迪耐克,也不是崭新的。总是以为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,其实与八戒相比之下,自己才勉强算得上唐僧而已。更可悲的是,他有白马而我没有。
 
    之后,升到初二,开学时因为各种破天荒的理由,我被转到了一所“升学率较高”的学校。环境变了,理所当然的,我也得变。刚开始,我很格格不入甚至有些与众不同。但幸运的是,我遇到了一位好班主任,不,是我们。我们习惯喊她“姨”,可我觉得她更像个大姐姐,因为她总是无不包容地照顾我这个屁事不懂的弟弟。她是个好姐姐,但我是个不怎么好的弟弟。我总是惹麻烦。
那时候我的成绩很平庸,人却很闹腾,违纪扣分什么的几乎是家常便饭。印象最深的一次是,中午,我和好友因为一些事耽误,然后豕突狼奔地去食堂打饭,半路上你推我搡有说有笑不亦乐乎,但就因为这么点“小事”被教导处的老师“不幸”遇见。那个老师很年轻,女的,穿着连衣短裙时很漂亮,她说我们不应该“追逐打闹”,我们点头表示认错。其实说实话,她没打算扣分,正打算让我们走时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——副校长大人——从侧门进来后看见我们,然后大步流星地走过来,向年轻老师问了具体情况,然后笑容满面地冲着杵在一旁的我们问了一句:“几班的,叫什么名字?”
 
    当然,老班原谅了我们。而且,我们后来表现很好。
因为她的缘故,我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。于是,时间长了,我也慢慢发现,这的升学率真不是盖的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这里紧张的学习气氛就像强硫酸,每个人都忙得上气不接下气,而我就像浸泡在里面的一块铁,棱角被渐渐渐渐地腐蚀掉。最后和他们一样。
    不过,这一年过得并不顺利。翻阅那段回忆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爬台阶,每上一层就会感觉更加吃力且进退维谷。 后来,我的家里发生变故,原本相敬如宾的父母二人,开始不声不响地闹离婚。当我放假回家并发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,他们已经冷战很长时间了。这样的战争,我看不懂,我只知道这是在伤害我。因为这件事,我整夜整夜地无法入眠,上课无精打采听不进课去,于是成绩渐渐成了吊车尾,情绪也变得越来越暴躁,和同学的话也越来越少。那时我经常做噩梦。有一次,我梦见自己站在潮湿的马路上,太阳阴暗冰冷的光线铺天盖地地打在我身上,像是涨潮时阴凉的海水,低吼着飞奔过来,没过小腿,脖颈……直至覆顶。阴凉刺骨的恐惧。惊醒之后,我就再也睡不着了。悲伤的情绪像咖啡一样冲泡进水里。搅拌。融解。然后一口气喝下去,苦涩的悲伤随即交融在血液里。分也分不开。在那段漫长的时光里,我像死尸一样,满身都是黑暗与腐烂的味道。“生存即苦难,活着即炼狱,我们无处可逃”。
    我反复地追问自己,是否有必要为这些不可控的事伤害自己,我应该跟他们闹个鱼死网破还是重新找到自己,重新生活……许多,像这样的问题,对那时的我来说,是个十分沉重的话题。沉重到我永远找不到正解。
我以为,似乎发生了诸如此类的灾难之后,受害人就有了理由选择自甘堕落。
其实不是的。
 
    后来的后来,事情出现转机,我像是雾里看花,似懂非懂地接受了,然后继续像以往所有平常的日子那样生活着。再后来的后来,日子渐渐拉长到现在,我才突然想清楚,即使生活再怎么千疮百孔,满目疮痍,我们也都应该尽全力把它修复完整,虽然有时候我们无能为力,但只要努力了就够了。
 
    那时的我,如果像现在这样想,或许,会过得更好一点,也可能更烂,说不准。
 
    初三的生活,似有若无地度过去。中考,金榜无名。本以为就这么结束了,但父母最后还是想方设法地让我去了县里重点。继续生活。其实,他们心里应该还是有我的,我都明白,我都知道。他们只是从来不愿说出来而已。
    在这三年里,我度过了人生中最跌宕起伏的时光,享受过悲欢无常,经历过阴晴圆缺,一路上摸爬滚打跌跌撞撞,虽然遍体鳞伤,但还依然能够挺直腰板大步向前。
    一位作家曾说过,我一直都坚信,命运会赋予每个人以伤害、以慷慨,我现在只不过是在经历伤害而已,总有一天,命运会慷慨地还我所有我应该得到的幸福和快乐。
 
    希望这篇小文,能为曾经像我一样,生活在迷茫中的你,或者你们,带去一些微不足道的温暖和前进的动力。
 


相关评论

 

粤ICP备2020129628号-5